一个“自主经营体”的员工样本:海尔组织创新的意义


u=3149430487,3566608202&fm=23&gp=0

赵峰没有想到,在海尔工作了10年之后,自己的职业生涯会随着企业商业模式的变革,被根本改写。

那时候,这个2000年进入海尔就一直在干售后的年轻人,已经从最初的产品经理,升任全国区域经理。他曾经为自己设定的下一个目标是成为工贸公司的副总。“这得靠自己的努力,也得等待机会。”赵峰说。

确实,从机会意义上看,赵峰要实现自己的目标,可能有更长的路要走。

可这一切,在2010年被彻底颠覆了。

就在这一年,海尔不断演进的“人单合一双赢”商业模式,迅速推进到企业组织变革——在全球企业界独一无二的“自主经营体”宣告诞生。海尔商业模式的理论探索,成功地实现了运营层面的承接。

赵峰的人生由此有了巨大的转折。在击败了三个竞争对手之后,赵峰拥有了一个全新的头衔——海尔青岛社区店经营体体长,成为青岛地区产品销售和客户服务的运营者。

如今,赵峰已经是海尔2000余个“自主经营体”中的成功样本之一。与海尔的8万员工一样,置身一种全新的企业运营组织,无数个赵峰在自主地挥洒着企业家的梦想,自主地创造着前所未有的业绩。

“体长”是什么?

体长,是海尔的“发明”。它很难与传统企业中的部门职位相对应。

因为,这个“体长”经营着一个“独立运营”的组织——自主经营体。

赵峰之所以会有这样的机会。首先来自于海尔组织的颠覆,这种颠覆源于这样一种理论和现实判断:互联网时代,完全以用户为中心,是企业长存生长的必然前提。海尔全新商业模式的核心,就是以用户为中心的组织结构变革,即“倒三角”。原先的组织层级消失了。工作也不再是单向完成上级的指令。“在新的经营体系中,发现用户需求,满足用户需求,已经成为我们主动追求的目标,也是自主经营对我的惟一要求。”赵峰说。

其实,无数个自主经营体的组建,就是海尔一直以来的用户哲学在时代意义上的升华:以适应时代需求的、现代企业组织的创新,确保永远不偏移“用户为中心”的目标。

而作为体长,实现这个组织目标的方式就是 “自主经营”。他拥有一般企业经营意义上的“人权、财权、决策权”。经营的目标自己确定,实现目标的路径和方案也是自己规划。就像是一位CEO。

但自主经营,不是一般意义上的“说了算”。在赵峰和他的经营体背后,是一个能够无限延伸的庞大的协同组织,所以说,“自主经营”在更大范围的意义上是能够“自主协同”。也就是说,赵峰拥有的是一个没有传统企业形态的“企业”。这个企业有一个共同的目标:发现用户、创造用户。这个企业还有一种共同的追求:创造价值、实现自我。因而,“自主协同”也就成了共同价值观下的 “主动协同”——人人都创造价值,人人都自我实现。

前提是:赵峰必须以最大能力去发现用户,有了用户才会有自主经营的资源,有了这样的资源,才能具备协同的资源“黏度”,才可以协同整合无穷无尽的资源。

“发现用户的新需求后,海尔的资源都会迅速响应,为我所用。”赵峰说,“那些昔日的‘大干部’成为了资源的提供者。我定制一款新的产品,从设计、制造,快的话半个月,最多一个月就可以面市。”

在这个全新的组织中,他和所有成员都是有机的细胞体, 这些充满活力的细胞,不断裂变组合成一个又一个具有顽强适应能力的生命体,这些不断放大的生命体,构成了海尔“人单合一”模式下强大的商业阵营。

赵峰的经营体完全自主经营,而围绕他这个经营体的,也是一个个“自主经营体”。这是一个可以无际细分的组织结构。到最后,每一名员工,其实就是一个“自主经营体”。

赵峰说,员工有足够的权利决定自己做什么,只要能回答清楚5个问题:“用户要什么?你想要什么?店能得到什么?你给企业带来什么?你个人得到什么?”

实际上,这些问题,也是海尔抛给他和所有经营体长的。

“体长”的能量

赵峰成了自己的CEO。

如此一来,他和他的经营体,必须确保这个经营组织有足够的用户资源,而且必须自己去发现。

但他拥有的恰好是最有意义的自主经营体的“组织资源”:目标一致、相互信赖、具备能力、充满热情的经营体成员。这是一种协作创新、自主创新、不断创新,而这就是自主经营体的本质。

“青岛市共有93万户,275万人口,76个街道,1775个小区,这仅是家庭用户。除此之外,还有12万个包括了大型企业、甚至是小商户在内的企业级用户……”赵峰脱口而出的数字,不是来自于官方的统计公报,更不是上级给提供的,而是和他的团队用脚 “量”出来的。

而在这一串串的数字背后,是对用户需求空前的敏感。“我这个体长的工作,就是通过团队的经营,让这些用户资源‘变现’,”赵峰说,“说白了,就是用户要什么,我们就有什么。”

在紧盯市场的过程中,赵峰发现,保障性住房受制于层高,市场上现有的热水器都太厚,装在卫生间里极不美观,用户很不满意。

为此,他迅速响应,专门定制了一款薄型的热水器。用户的需求满足了,一个新的市场被开创出来了。“这款产品我们包销定制,目标是70万台。”赵峰不无得意。

赵峰他们前所未有的“用户”冲动,完全自信的用户需求满足能力,归根结底,还是来自于海尔“倒三角”组织的强大能量。所以说,自主经营体,是赵峰们的 “能量释放器”。所以说,赵峰们的命运转折,来自于组织的变革。

“原来工作任务都是领导确定,遇到困难,会有借口,反正是领导安排的,可现在不行了,市场决策权就在我这里,目标是我自己定的,可以投入什么样的产品,投入什么样的用户服务方案这是我自己的事,它时刻都在考验我对市场的敏感度。真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赵峰说。

与此同时,适应互联网时代的企业需求,海尔建立了一个日益庞大的实体店网络,还有一个强大的互联支撑网络——“实网”要实现用户的“最大覆盖”,“虚网”要实现用户的“无限覆盖”。

在东城国际的社区店里,有一个巨大的触摸屏,随手点击,可以找到青岛所有小区、每一个户型的资料。用户只要报出自己的门牌号,量身定制的各种风格的整体家居方案就会完美呈现。

“这样做其实也是为了满足用户的需求。”赵峰说,“以前用户的需求集中在整套家电,现在,越来越多的用户提出了整体家居需求。”

而面对这种新的需求,以前的资源不足以支持了,于是,赵峰主动出击,将菲林格尔、一木、宜华等家居行业整合进来。“光这一个店,上个月就做了37家,很多专业装修公司也没有它这个量。”赵峰说。

正是对用户需求的创造性满足,青岛社区店以令人吃惊的速度发展。刚实施自主经营体的2010年销售额2.7亿元,2011年就达到3.4亿元,而今年超过5个亿,赵峰说一点问题也没有。

这一切,都源于“自主”。

“体长”的压力

赵峰是一个需要业绩来证明的

CEO。

“为用户创造的价值越多,获得的回报也就越多。业绩和薪酬是预先约定好的,干三个亿和干五个亿薪酬分享不一样,做得越大,分享越大。”赵峰说。

而创造了用户价值,员工就会按照当初设定的契约分享价值。“比如说我们定好了30万就是3个亿,你干到5个亿可能就是60万,干到7个亿就是100万,数字是模拟的,但就是这个意思,在海尔这叫‘超利分享’,当你创造的利润超过行业平均的1.2倍以后,就可以加速分享。”赵峰介绍,“这就彻底打破了以前的按级别、按职务拿薪酬的办法。我们有一个员工,按行业平均水平算,拿的都超过副总级了。”

而这也正是赵峰的压力。

赵峰的“体长”宝座,是通过“官兵互选”竞争而来,是他的经营能力、成功方案和业绩目标将大家凝聚在一起。而人们的参与显然是要“分享”:分享创业的机会,也分享创业的成功。

其实,赵峰心里清楚:海尔给予了他实现自我的公平机会,也给予了所有海尔员工这种机会。登上这个平台的门槛是一样的,惟一的不同是:有无能力跨过去。

于是,赵峰又把青岛市场划分为四个片区,同样启动了“官兵互选”,实现了机会的“复制”。而在赵峰的经营体中,这种“复制”表现得十分生动。

东城国际店的“老板”付海宁介绍,有一段时间,经营体提供的资源、支撑不到位,导致店里未能达到预期目标,他就启动了“官兵互选”。当月经营体中负责这个门店的员工被“黄牌警告”,问题很快解决。“如果下个月还没解决,这个员工就会被大家罢免。”付海宁说。

所以说,“官兵互选”的“机会均等”机制,来自于自主经营体本身的自我变革调整能力:不从一而终,而以大家共同认定的业绩和目标为标准。而机会均等、运行公平、结果也必然公正——在现实意义上,这是一种社会组织创新和社会管理创新的典范。

所以,“官兵互选”的特征,一是“全覆盖”,体长赵峰同样没有“豁免权”;二是“全过程”,整个程序完全公正透明;三是“看结果”,以业绩论英雄。他可以“选”兵,兵同样可以“选”他。如果自主经营体实现不了目标,赵峰的“兵”有权利选择不跟着赵峰干,或者集体决定让赵峰“下课”。为了防止出现“真空”,海尔规定每个经营体都必须有后备的“鲶鱼”,“体长”下课后,“鲶鱼”自动接任。

迄今,赵峰不仅没“下课”,他的经营体还培养出了不止一个优秀人才。

赵峰也知道,他不是一个“官”,他的作用是整合和发现资源,提供资源。

他介绍,以前,社区店的陈列都是标准化的,门店要自己改动,想也不敢想,只有执行的份。现在就不同了。有一个门店对标准化的陈列有意见,认为不符合自身的实际,反映上来后,他立马找来集团有关方面,共同研究,最终给出了个性化的解决方案。

“我得认真了解他的需求,要不他得‘官兵互选’了!”赵峰笑着说。

可贵的创举

本报评论员

海尔创造了一种新的企业组织,也创造了一种新的社会组织。

这种创造,是一种可贵的创举。

如果说,“人单合一双赢”具备商业模式创新的理论意义,那么,自主经营体就是有关组织创新的独特实践。张瑞敏和海尔用从未停止的颠覆创新,为海尔的发展找到了一种新的组织结构,也为员工发展找到了一种新的组织平台。赵峰人生命运的转折,就源于这样一个平台。而这个平台,不仅具备企业运营意义,更具备社会创新意义。这就是一种企业形态上的社会组织创新,是科学发展追求下的模式创新。

在很多时候,要实现自身的价值,人们仅仅需要一个机会。而旧的企业组织,是企业赐予机会、员工等待机会,在海尔,则是机会平台开放,机会可以创造。自主经营体这样一个运营组织,源自于海尔组织变革,形成于“官兵互选”机制,成功于企业运营实践,其核心意义是机会均等、竞争公平,其现实意义是不以资历权衡进退,只以能力彰显英雄,而这正是人们最大的期望。或者说,人们一直呼吁机会均等,人们也在极力寻找一种更合适的途径。而海尔用一种组织创新的方式,为这种均等赋予了组织的保障。这种基于市场竞争但更带有和谐共赢性质的组织形态,是当代企业的必需,也是当代社会管理创新的必需。其所以可贵的普遍意义就在于此。

在很多时候,要实现企业的价值,人们大多只迷信于产品本身。其实,在互联网时代,企业组织要素已经占据了主导位置。完全以用户为中心的企业组织创新,是一切创新的前提。所以,组织和管理创新的意义,一定程度上超越了单纯产品创新的意义。因为,没有这种创新,就不会形成持久不衰的产品创新机制。自主经营体这样一个运营组织,突破了旧的企业组织结构,建立了现代企业运营模板,破解了当代企业运营管理难题,其核心意义是号准了互联网时代企业的脉搏,其现实意义是确立了当代企业员工之间崭新的协作关系,其未来意义是建立起中国特色的企业管理体系,当代中国企业第一次拥有了真正意义上的商业模式。其所以可贵的现实意义就在于此。

互联网时代,无论是中国企业还是跨国企业,都开始面临越来越趋同的难题,都开始面临模式和路径的艰难选择。海尔一马当先的创新实践,既是对中国企业的贡献,也是对当代所有企业的贡献。这是全球商业界关注“自主经营体”的原因。

创造了一个世界品牌,又创造了一种新的模式,这是海尔的另一种贡献。

青岛日报记者 段晓东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