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业4.0,“创客”的世界


我想象中的商业4.0是个以创客(Makers)为核心的世界,创客不仅是消费者,他们也是生产者、设计者、甚至是原物料和元件的供应者,通过社交网络里的创意碰撞和资源分享,获得了把创意化为现实的能力。他们既生产也消费,他们不仅仅像商业3.0的人可以决定自己的消费方式,通过新兴科技的帮助,他们还拥有决定自己生活方式的能力。

这些催动转变的新兴科技包括物联网、移动互联网、传感器、可穿戴设备、云计算、和3D打印技术,所催动的转变先是“创客运动”,之后是“工业4.0”;而“商业4.0”指日可待。科技进步让在地感测和在地计算的技术浓缩成便宜、可以便利携带的微小元件,普通消费者第一次可以像天神般地,知晓处处互联的万物,在任何时刻里的状态,因而能够释放自己的想象力,物随心转、巧夺天工、心想事成。

释放想象力、实现自我主张,是人类天性里潜藏的强大欲望,只是过去受制于各种条件,让欲望不得伸展。通过商业1.0,货郎行商们从远处带来原本只存在于人们梦里的神物,让生活开始多彩;但是由于山高水远,人们只能在家里坐等偶然而来的惊喜;直到交通技术许可,人们开始自如地往来通邑之间,享受丰盛的城市文明,于是商业2.0兴起,让行商向坐商更迭。而更迭的副产品之一是品牌,人类围绕品牌,建造了现代商业文明。

但是商业2.0的量产工艺约束了人们的消费方式,对于生产商的批量供应,人们只能被动接受,很难自主选择;随后的网络革命带给消费者自主选择的机会。商业3.0的特征是蓬勃发展的电商,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O2O、甚至O2O2O消费模式,消费者终于可以在数以千万计、琳琅满目的品种里任意挑选自己喜欢的商品,尽管这些商品,还远称不上梦里神物。

商业3.0如今已经如影随形,而无所不在的移动互联网,更强化了“海内存知己,天涯共比邻”的机会。在商业4.0的时代,人们本质上就是创客,凭借自己的双手,创造自己的生活所需;其后随着产品愈来愈智能、愈来愈复杂,人们逐渐被迫放弃“DIY”的能力,转而依赖专业制造商。但是这种状态正在转变,专业制造在某个程度上,已经不再是“专业人士”的专利。通过物联网和传感器的技术进步,人们终于又可以回归创客生活。

例如,没接受过太高专业学术训练的《连线》杂志前主编安德森,通过自建开放创新平台,大量利用“免费的”社群劳动力,也可以创立“3D Robotics”这家如此专业的无人机公司。甚至连他9岁的小男孩都可以自己设计自己梦想中的TOBBY·E机器人,通过Tinkercad网站直接3D打印。换句话说,人类天性中蠢蠢欲动的创造欲,终于找到一个宣泄口。而全世界数以千计快速成长的创客空间更是明证。

所以让我们想象商业4.0的世界:怀抱着各式各样神奇梦想的人们,在网网相连下相互勾引、碰撞,同气相求,形成聚落,每个聚落,都是一个微小的细分市场,共同愿望着相同的梦中神物;而大量普及的3D打印技术,让他们既是生产者,也是长尾经济里最忠诚的消费者。

这是个“普遍创客”的世界,但是这个世界还没降临人间。换个比较现实的想象吧:让我们构造一个信息搜集平台,通过平台合作、社群对接、或是网络爬虫,巨细靡遗地搜集、分析人们在特定时刻里的种种痛苦与向往,接纳与糅合人们蓄积已久、不得不并发的创造欲望;而与此同时,通过工业4.0,有效掌握各地加盟生产商的设备、元件、甚至原物料的动态,在数据科学的助力下,一边是虚空中纷纷成像的各种愿望聚落,而另一边则是生产上的精准媒合,消费者并不需要成为创客,而最终仍然可以快乐圆梦。

这是我想象中的商业3.5,距离4.0只剩半里路,但是在现实生活中正逐渐浮现、愈来愈鲜明。这是个碎片化的世界,到处是被有意忽略的长尾的消费需求。商业3.5的世界里,遍地黄金。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