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瑞敏引用王阳明要说明什么


山大的同学中能不能出现扎克伯格这样的创业者呢?我觉得能,一定能。如果要做到这一点,需要跨过一道坎:知行合一。

须先有创业之心
明代非常著名的政治家、哲学家王阳明的“阳明心学”有三大纲领——心即理、知行合一、致良知。我觉得,这三大纲领对创业非常有启发。如果要创业,首先要有创业之心,要有创业的决心、信心和恒心,其次才是创业的实践、创业的方法、创业的逻辑,这个顺序不能反过来。如果没有创业之心,先去研究创业之理,即便把创业的成功案例完全复制一遍,也不可能成功,就像王阳明自己按《大学》中的格物致知,格了竹子几天几夜的理,也没有通透一样。

有没有创业的心,是一个非常大的考验。当然,这个考验不仅针对大学生创业者,对我自己也是一样的。创业意味着什么呢?创业就意味着破坏,意味着约瑟夫•熊彼特所说的“创造性破坏”,创造一个新东西就要破坏现状,就像电商破坏了(线下)零售商一样。所以,硅谷有一句非常流行的话,“疯狂即正常”。如果你想创业,那就要把现在正常的状态破坏掉、颠覆掉,但在别人看来这是疯狂的,然而,这种不正常最后会变成正常。现在谁还不认为电商是正常呢?但退回几年前谁认为是正常的呢?美国人彼得•蒂尔有一本书叫《从0到1》,为什么不是“从1到0”也就是这个道理。
知行合一无止境
我觉得,创业契合了山大的校训——“学无止境、气有浩然”。学无止境绝不意味着书本上的知识的学无止境,更重要的是为了创新创业的无止境,为创新创业的无止境而去知行合一的无止境。我把我的知识运用到创业当中,在创业过程当中遇到问题再来增加知识,当然不仅仅是书本上的。所以,知中有行、行中有知,知行合一,互为表里,这就可以使创业发展起来。
为什么说无止境呢?因为现在的创新和传统时代的创新完全不一样。传统时代的创新有一句话叫“一招鲜,吃遍天”。但是,在互联网时代不行,创新变化太快。有一本书叫《大爆炸式创新》,作者是美国人拉里•唐斯和保罗•纽恩斯。这本书里面用了一个叫“鲨鱼鳍”的图形来描述互联网时代的创新,把互联网时代的创新分为四个阶段:奇点、大爆炸、大挤压、熵。

奇点阶段在最低点,能不能发现用户的痛点很关键。现在有一句话,“你能发现多少用户的痛点,就有多大的市场”。如果发现1亿人的痛点,就有1亿人的市场。像电商可以发现十几亿人、几十亿人的市场,所以发展非常快。第二阶段,大爆炸,发展到了“鲨鱼鳍”的最高点,然后从最高点开始往下落,进入大挤压阶段,因为大家都看着很好,所以一哄而上,竞争非常激烈,最后进入熵阶段,意味着灭亡。这本书有一句话写得非常好,“即使是那些推出大爆炸式创新的创新者也必须做好准备,因为市场规模的萎缩速度会和当初爆发时一样快。他们需要准备推出下一波颠覆或者退出市场,拿着自己的资本进入另一个行业。”就是说,一定要在鼎盛时期颠覆自己,否则就会被别人颠覆。

“气有浩然”也非常重要,为什么呢?因为创业就意味着出错,硅谷创业的失败率高达90%,大部分都要失败。在试错的过程中,可能成功,也可能失败。面对困难和挫折,面对失败,如果没有浩然之气就不能挺下去。
“开窗放入大江来”
无止境的创新,意味着即便很好,也要去不断地颠覆,不断地创新。怎么做呢?一定要无边界。因为互联网的影响,说到家就三个字——“零距离”。对企业来讲,就是两个“去”——去中心化、去中介化。去中心化,没有领导;去中介化,不需要通过中介联系,而是直接联系。

科斯的理论是企业一定要有边界化,企业内部不能有市场。我们刚开始搞内部自主经营团队的时候,质疑非常大。首当其冲就是违背了科斯的理论。科斯说企业内部不能有市场,是因为企业内部的摩擦力非常大,因为企业运转涉及到多个部门的衔接,都会产生摩擦力,但现在根本就不要这些部门了,企业和整个互联网是连通的,没有距离了,是零摩擦力,为什么不可以整合资源呢?今天这个联盟,即便我们两家都是最优秀的,也不可能包打天下,但我们是一个平台,可以让所有的资源都上来,就一定会结出丰硕的成果,因为无边界会形成无止境的竞争力。

北宋曾公亮在《宿甘露寺僧舍》中写道:“要看银山拍天浪,开窗放入大江来。”这两句诗,也可以用来形容今天互联网时代的发展。我们不应该成为互联网滔天大浪的旁观者,更不应该被动地被互联网大浪卷进去,而是应该主动融入互联网,成为互联网时代创业创新先锋。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