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单合一模式让两家西方大企业动起来


工业革命以来令人尊敬的活样本。历史的车轮驶入以信息科技和互联网为主要特征的新的阶段,Z集团面临新的挑战,这是一家有勇气主动拥抱变革的企业,但以往的变革经验在今天失去了方向。他们的转型团队在专家的帮助下在全球范围内搜寻互联网变革的新样本,专家的意见一致集中到海尔模式上面,于是他们团队前段时间专程来到海尔来学习取经。

无独有偶,欧洲另一家大型金融企业E集团也正在进行适应未来的组织变革,在变革实施的过程中,他们的企业领导人发现了海尔的人单合一管理模式创新,马上提出到海尔来学习交流的邀约。
初创企业充满活力快速响应市场,发展到一定阶段,随着规模的扩张,必然带来组织的僵化,这已经成为难以逃脱的规律,正所谓“物壮则老是谓不道”。在传统经济时代,只有少数企业能够走出这个衰退螺旋困境,这少数走出来的企业都曾经成为全球企业争相学习的标杆,他们之所以曾经一次或多次走出埃及,是因为有走向那流着奶与蜜的迦南美地的希望和信念,由此,无一不是在组织变革方面做出巨大的创新。但今天回首来看,以往的每一次组织变革都最终陷入官僚制组织的周期性僵化,建立在工业社会以追求稳定性为目标的官僚制组织的历史性和局限性被互联网无限放大,即便如韦尔奇般拥有强力权威和高超戏法的传奇CEO也未能打破这个局限。西方传统管理模式就像陈列在博物馆里的旧时代的回忆,Z集团和E集团把目光转向海尔,寻找的是对未来的憧憬。

他们的到来,叩响了人单合一模式能否在全球有普适性的清脆的敲门声。中国企业应走出过去模仿西方的管理模式的道路,于互联网时代抓住这个能让我们走在世界前列的机遇。它呼唤着适合多种语言的作业指导书和操作手册。管理专家认为,人单合一模式正在成为互联网时代的管理OS系统,将可以直接运行在任何一部组织机器上。从方向上来说,这个判断已经得到权威的验证。

 

11月11日,Thinkers50思想实验室创始人斯图尔特·克雷纳和戴斯·狄洛夫首次把思想实验室设在中国,并在海尔设立首个互联网管理思想研究基地,目的就是通过观察研究海尔的创新实践向全球企业界输出海尔管理模式。

(丹娜·左哈)

11月16日,“量子管理学”创始人、牛津大学教授丹娜·左哈第二次来到海尔与张首席交流,欣喜地看到她的管理思想在西方国家鲜有知音,但在海尔却以人单合一管理模式的创新实践验证了她的创想,中国传统文化的系统思维更加适合“互联网上帝”的应许。

这是时代的机遇,也是时代的挑战。如果说在前十一年人单合一模式是在黑暗中摸索,没有夜莺啼唱也没有草木花香,那么一旦豁然开朗,就进入了决战决胜的关键时刻。

北京大学新闻传播学教授胡泳在调研之后初步得出一个结论,海尔有可能是全世界第一个战胜官僚制的企业,取而代之的是以小微为基本单元的平台组织。平台组织演进最大的敌人表面上是封闭和控制,但本质上是人的观念。观念创新和机制重塑互相影响互相制约,观念影响机制,机制又反过来影响观念,主观的观念必然反映到客观的机制,咬住机制驱动体系的创新就成为决战决胜的关键。

美国学界对物联网引爆的预期是2019年,适应物联网时代的社群经济模式只能建立在人单合一的土壤上,这是对海尔转型战略的具体表达,但2019年的引爆不会自己到来,更不会自然到来,倒计时已经奏响!

本文来源:《海尔人》报社评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