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尔的市场链管理模式


“有序的非平衡结构”

市场链所要的结果是,在海尔触角所及的每一个市场角落,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任何一种市场状况、任何一个消费反馈,都会即时体现在海尔的网络中枢中,体现在海尔的设计平台、生产平台、物流平台乃至采购平台等等之上。海尔的每一个员工、每一条生产线都与市场实现了对接,都能同市场的脉搏一起跳动。

在论述海尔组织结构的变迁时,张瑞敏再次强调了“有序的非平衡结构”:“整个组织结构的变化缘自我们组织创新的观点,就是企业要建立一个有序的非平衡结构。一个企业如果是有序的平衡结构,这个企业就是稳定的结构,是没有活力的。但如果一个企业是无序的非平衡,肯定就是混乱的。我们在建立一个新的平衡时就要打破原来的平衡,在非平衡时再建立一个平衡。就像人的衣服一样,人长大了服装就要改,如果不改肯定要束缚这个人的成长。”

海尔自己对发展的理解是:发展第一是要不断地创新,第二要寻求一个动态的平衡。也就是像彼得所说的:“创新就是创造性地破坏”,所有不利于创造有价值订单的行为都要破坏掉,哪怕是昨天成功的经验和做法,今天也要重新再来。”对于动态的平衡,就像哲学上所说,是有序的非平衡结构。如果达到一定的平衡,一定要自己打破这种平衡,在新的不平衡中寻求一种新的平衡。

因而,海尔的组织结构从没有停止过变革和发展,从本质上说,海尔的组织结构经历了从直线职能式结构到矩阵结构再到市场链结构的三次大变迁。直线职能式结构就像一个金字塔,下面是最普通的员工,最上面是厂长、总经理。它的好处就是比较容易控制到终端。直线职能在企业小的时候,“一竿子抓到底”,反应非常快。但企业大了这样就不行了,大企业最大的弱点就是对市场反应太慢。

为了克服这一问题,海尔改用矩阵结构。横坐标是职能部门,包括计划、财务、供应、采购;纵坐标就是不同的项目。对职能部门来讲,横纵坐标相互的接点就是要抓的工作。这种组织形式的企业可以比较迅速地动员所有的力量来推进新项目。但后来产生的一个最大问题是,这个职能部门的人员要听命于他的领导,如果有几个项目这个部门的领导不愿意做,就会影响到项目的进展。

于是张瑞敏就把这种矩阵组织演变成了市场链机制,以用户满意度为最大的目标,满足用户个性化需求,把外部市场竞争内部化,把内部员工关系改变成市场关系,把外部市场的压力传递进企业内部来,最后使每一个员工都能面对市场,以最快的速度对市场做出反应。“市场链”就像一个连接外部市场与内部生产的“脐带”,输送信息与养料,把企业内部与市场联结成一个整体的动态的流程。

市场链所要的结果是,在海尔触角所及的每一个市场角落,无论是国内还是国外,任何一种市场状况、任何一个消费反馈,都会即时体现在海尔的网络中枢中,体现在海尔的设计平台、生产平台、物流平台乃至采购平台等等之上。海尔的每一个员工、每一条生产线都与市场实现了对接,都能同市场的脉搏一起跳动。

市场链机制的原理是:

打破原有组织的平衡,使各个部门、各个岗位之间形成了相互咬合的链条关系。由于每一个岗位都有与其接口的部门,以此可以形成内部市场机制。市场链条的起始处为销售部门的定单,定单进入生产部门,生产部门紧接着对采购部门下达采购定单。生产部门收入来源于对销售部门定单的满足情况。采购部门的收入则同样取决于对生产部门定单的满足情况。通过市场链机制,打破部门之间各自为政的局面,使部门之间、同一部门内部各岗位之间形成市场——客户关系。于是,所有部门工作的中心都在定单的满足方面,避免了部门之间各自为政而导致对定单不重视的情形发生。

从1999年开始,海尔开始实行市场链SST管理机制,如果说OEC管理法是为了保证企业或个人在最短时间、最小范围内找出自己的“最短板”,在“永远变化”的市场竞争中得以不断发展和优化取胜,那么“SST”则是将企业内部的各个生产工序、每个员工都纳入市场的全方位控制中,使“每个人都成为一个SBU”。以用户的要求制定质量标准,以用户潜在的需求确定产品竞争力,以市场效益来检验员工工作的质和量,每一个人都要面对市场,都必须要有创新精神,其结果是极大地激发每一位员工的积极性和潜能,从而保证和提高整个企业的活力和效率。所以,SST是对OEC的改善和进一步提高,是海尔管理创新的最新内涵。

SST这三个字母代表着海尔质量市场链管理模式的三个关键术语,分别是索酬、索赔和跳闸三个名词中第一个字的汉语拼音的声母

具体的内容是:各部门、各道工序所有员工之间模拟一种市场关系,上道工序是下道工序的供应商,下道工序是上道工序的市场,相当于客户。如果你为下道工序提供了半成品或服务,下道工序就应当给你相应的报酬,如果你的工作完成的不好,半成品的质量或服务的质量影响了下道工序,下道工序就要向你索赔,如果既不索酬又不索赔,第三方就会跳闸,由他负责解决前两者的问题。比方说,海外推进本部出口量非常大,它对事业部来讲就是真正的市场,定单就是命令单,一份定单需要做什么样的工作,这些工作要花多少时间完成,细则订好之后,接了定单就看属于A、B、C哪一类,A类应该15天完成,如果耽误一天,就要赔相应的钱,为什么呢?因为美国那些超级大连锁店索赔起来是毫不客气的,既然海尔出口美国,就得遵循美国的索赔制度,因此,海尔内部也形成了一样严格的索赔系统。

这样“人人都是一个市场,人人都面对一个市场”,“下一道工序就是客户”,每个员工都成为市场创新的主体,同时感受外部市场竞争的压力。市场链的最终目标是让每个员工都成为SBU(战略经营单位),更通俗化的说法是“人人都是老板”,要把自己的业务当作独立运作、自负盈亏的微型企业,以一个“微型公司”老板的意识和方式进行日常工作。这个管理理念的实质就是实现自我经营的最后目标,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市场负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市场目标,每个人都成为经理,成为一个老板,把自身的价值充分体现出来。

海尔市场链模式与DELL直接模式有异曲同工之处,即都是以客户为起点的大规模定制模式,这种管理流程或模式,在全世界制造业范围内,DELL是首家,而海尔是第二个。

张瑞敏认为:在中国成为管理者的传统方法和西方的不同。在中国,人们愿意成为小企业的高级管理者,而不愿成为大企业的小领导。“宁做鸡头,不做凤尾”,他们想依照自己的意愿办事。张瑞敏认为市场链使海尔员工在某种程度上都可能成为小公司的高级管理者,尽管海尔拥有30000多员工,从这种意义上来说每个人都是自己目标市场的高级管理者。

 

标签:,

Comments are clos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