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瑞敏:企业最重要的不是规模有多大,而是能否在不同时代都踏准时代的节拍


01、人单合一让每个人充分发挥自己的价值”

 

* 全世界不管哪个国家,不管哪个民族,不管哪种文化,有一点完全一样,就是每一个人都希望得到别人的尊重,每一个人都希望把自己的价值发挥出来。

* 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有一句名言,他说,人的幸福是可以自由的发挥出自己最大的能力。人单合一就是让每一个充分发挥自己的能力,实现自己的价值。

* 海尔人单合一模式的价值主张,强调价值理性为先导,形成目的与手段的统一。

* 海尔人单合一模式形成一个创造价值、传递价值协调一致的体系和机制。由于每一个人和用户连在一起,我们把传统的串联流程变成了并联流程,每一个并联节点都为用户创造价值,每个节点在为用户创造价值过程中实现自身的价值。

02、“以用户为中心”

 

* 企业里不管有多么好的资产都不可能增值,唯一可以增值的是人。把人的素质提高了,企业就可以增值。

* 互联网时代必须把员工和用户连接到一起。

* 德国工业4.0以智能制造为中心,COSMOPlat以创造用户为中心。海尔COSMOPlat的互联工厂并不是不要智能制造,但更重要的是服务用户。

* 海尔有一个指标是别的企业所没有的,那就是不入库率。产品不进仓库,直达用户家中。

* 企业理念就应该是2500多年前老子在《道德经》中的一句话,“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也就是说,企业和社会、和用户的关系,不是去争利,只管自己赚钱和长期利润最大化而不管别人。企业应该为社会创造更大价值,就像“水善利万物而不争”,滋养万物却从不说是我的功劳。

* 人员理念应该从“股东第一”变为“员工第一”。股东只能分享利益,从来不能创造价值。员工第一,指员工和用户的价值合一,员工能够创造出用户价值,股东价值也就得以实现了。所以,股东价值只是一个结果,却不能成为宗旨。

03、“踏准时代的节拍”

 

* 我们有一句话,“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所有的企业,都不要说自己成功。我认为永远没有成功这个词,因为所谓的成功只不过是踏准了时代的节拍。

* 一个企业最重要的不是规模有多大,而是能不能在不同的时代都踏准时代的节拍。

* 美国经济学家大卫·梯斯在上世纪90年代就提出动态能力的战略理论。动态能力的观点认为,一个企业固然需要核心竞争力,但最重要的不是核心竞争力,而是更新核心竞争力的能力。很多企业有核心竞争力,做成行业老大,但时代变了,却不能动态更新核心能力,那就死定了。

04、“网络化的组织”

 

* 海尔把传统组织颠覆为创业平台,平台上没有领导,只有三类人,平台主、小微主、创客。三类人都变成网络的节点,不是扁平化,而是网络化。每一个节点都可以连接网络上所有资源自创业。

05、“物联网时代是生态系统的竞争”

 

* 物联网时代,企业一定要变成共创共赢的生态圈。

* 传统时代是名牌的竞争,谁是名牌谁就赢;移动互联网时代是平台的竞争,谁的平台大谁就赢;物联网时代一定是生态系统的竞争,只有利益攸关各方都得利才能持续发展。

* 物联网经济的特点一定是社群经济和共享经济。社群经济是以社群为中心组成的生态圈,共享经济就是生态圈中的每个人利益最大化。海尔做的物联网金融就是社群经济加共享经济。

* 产品收入符合边际效益递减的规律,而生态收入则可以使边际效益递增。

* 进入物联网时代,很多企业做的都是产品传感器,海尔做的则是用户传感器。

* 电商只是交易平台,物联网要求的不是交易而是交互。

Comments are closed.